隨風飄走的那片云

By: health shun

[Recommend this Fotopage] | [Share this Fotopage]
View complete fotopage

Monday, 10-May-2010 07:12 Email | Share | Bookmark
街鳥

去年的每天早晨。你聽,天還沒亮,窗外,一聲接一聲的號便吹起來:嘰喲嘰喲嘰——喲喲,嘰喲嘰喲嘰——喲喲……聲音高亢嘹亮,令人振奮。那山坡上的,呼應著,嘹亮悠遠。側耳再聽,街上還靜靜的,“鳥鳴山更幽”,靜靜的街,靜靜的屋,再躺會兒吧,這種靜與悅太美了。嘰喲嘰咪嘰——咪喲喲,嘰喲嘰咪嘰——咪喲喲,那一聲“嘰”猛烈尖利刺耳揪心。哦,該起床了。多美的早晨,學習也行,鍛煉也行,或許該上班了,你咋還賴床呢?我一骨碌起來。窗外,聲音稍低的是:嘰喲嘰咪嘰咪嘰喲,嘰喲嘰咪嘰咪嘰喲……聲音短而清脆,輕鬆悠閒;伴隨的是“嘰嘰呀,嘰嘰呀,嘰嘰呀”的細而密的鳥雀聲;還有呢,你聽,像下雨,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嘰嘰喳喳,或者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遠一點,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小的聲音細密柔和,連續不斷;大的聲音悅耳響亮,時起時息;這場歌會中的領唱與合唱配合得和諧爽耳。上班了,走吧,不需留戀,每天都有的,一路都有的,因為整個街道的一旁都是呢。也不用去猜測識辨鳥聲,你只管一路享受就行了,或者你可以來點口哨應和,這清晨的街道會更美。

  傍晚,你下班了。回家的路上,街道一旁的楊樹里,梧桐樹里,全是聲音,是麻雀那歡鬧的活潑跳躍的聲音。跑上屋頂,我把頭伸進樹葉里,你便看到那在樹枝樹丫跳上跳下的可愛的麻雀;有時驚動了它們,它們就忽的從你頭上飛出樹叢去。我不知道世上還有那種鳥有這麼可愛!我最驕傲的就是能這麼近的聽鳥看鳥,哪有杜甫的“決眥入歸鳥”的難受呀!聽到這聲音,看到這小鳥,它讓你想到了你調皮的小孩時代,也讓你更加愛你的孩子,甚至想,我的孩子能永遠像這群小鳥這麼快樂,這麼可愛,這麼無憂無慮,那該多幸福呀!樹下是街道,早晨鍛煉的,傍晚散步的,都願意到這裡,來享受這一份快樂。就這樣,從春季一直伴隨到冬的來臨。

它們不理我,我也懶得理他們,我回到房裡。到了中午,我跑到樓頂上,電線上那群鳥沒有了。到了傍晚,又跑到樓上,他們沒有回來。我知道,它們不會再來了,從它們早晨的表情裡,我已猜到,它們到這裡,是來祭禱的,祭奠他們曾經美麗快樂的家園,祝禱它們的新家園不再因人的需要而被毀。
  
它們的祭禱是勇敢的。

記得那是我家兩棵大樹被伐的第三天下午,我們正在門旁捆樹丫樹枝。與我家隔牆的是一塊三四米寬的還未修房的空地,挨街邊是一塊十來平方米的空壩。我抬頭一看,我呆了。啥時候開始的?空地那邊的臨家欄杆上,密密麻麻擠滿了麻雀,密密麻麻地垮落在欄杆下的雨棚上,又密密麻麻地像箭頭射到那十來平米的空地上,那空地上,是密密麻麻的灰黑灰黑的麻雀,它們在空地上跳著,不停地啄著,但沒有平常那樣地吵鬧。我和妻子坐在凳子上,呆呆地看著,哪來這麼多的麻雀呀?就在我們身邊跳著,啄著,它們是要幹什麼呀?它們不怕我們傷害它們?我明白了,我對妻子說:“那是樹冠倒下的地方。”它們是來告別它們的家園的,或許它們要從家園裡搶走什麼,帶到另外的地方去,去建立一個新的家園吧。

那天,直到天黑了,我們才悄悄地回屋,自從發現它們的那一刻開始,我們不敢亂動,生怕驚擾了它們。我看不見它們了,它們什麼時候走的,我不知道。來的時候,靜悄悄的;走的時候,也是靜悄悄的。不過,我睡下時,心裡才砰砰地跳,它們也太勇敢了吧?要是被那幾個耍槍的好事者看到了,這一槍下來,就有多少麻雀不能在飛翔啊!幸好沒被人發現!

今天,它們來了,來了又走了,還是那樣靜悄悄的。從此,它們沒再來。它們走了,帶走了我那一份歡樂和幸福。我該到哪裡去找呢?我還能找到嗎?它們來幹什麼呢?是讓我用筆為它們吶喊點什麼嗎? 

推薦閱讀:
學會微笑,生活更精彩.
芙蓉花開又一年.
堅持八天就有驚喜的減肥大法.
恬淡,是禪裡開出的花.
環保離時尚有多遠?.
女人最在乎的性事有哪些?.
開心快樂生活.
記憶在午夜飄散.


View complete fotopage


© Pidgin Technologies Ltd. 2016

ns4008464.ip-198-27-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