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風飄走的那片云

By: health shun

[Recommend this Fotopage] | [Share this Fotopage]
[<<  <  1  [2]  3  4  >  >>]    [Archive]
Friday, 13-Aug-2010 09:27 Email | Share | | Bookmark
醜惡與美好的邊緣

不知走向了哪裡,也不知到了何方,我就像一個遊子,隨處去品嚐盛夏的果實。
  
我不需要清涼,我只希望我的汗能夠暢快淋漓地流淌。歌曲情不自禁地哼了出來,看我如此得意的表情,彷彿要把高溫給征服。只是在霎那間,我的歌聲消失,笑容凝固。快樂的

情緒如雲煙般消散,因為我來到了一片禁地。
  
斷壁殘垣,破敗不堪,曾經走過的地方,為何會這麼蕭條。突然之間我恍然,我來到了前幾日南京大爆炸的地方——邁皋橋附近。
  
雖然有些地方被封鎖,但我依然能夠從遠處看見那些爆炸過的痕跡,就像戰爭的場景,一片荒蕪。很難想像那一天是怎樣的一場災難,轟鳴的一聲爆炸,天地之間一片渾濁。人們四處逃散,尋找生命的渡口。到處是鮮血淋漓的場面,到處是驚魂未定的眼神,到處是揪人心結的呼救。有人被埋在廢墟下,有人逝去了生命,有人雖驚險生還,但心靈卻留下了永不癒合的傷口。
  
旁邊的樓房與門面依是人來人往,曾經破碎的門窗已經修復完畢,那嶄新的玻璃是不是能掩蓋曾經的傷痕,我自不能言語,只願他們的記憶裡能淡忘那恐怖的瞬間。
  
爆炸那天中午,我在上班,突然接到幾個家鄉朋友的電話,問我是否安全,問得我很疑惑,從他們口中得知南京發生了爆炸。我立刻從網上搜索得知,南京邁皋橋附近的一個塑料廠發生了爆炸,數十人死亡,百人受傷。邁皋橋!想到這我的心一片痛楚,那是我曾經上班必經之地啊!每天轉車到這裡再坐地鐵到公司,只是沒想到它會受到如此創傷。我住的地方離爆炸地有四五站路,雖然不會有任何影響,但是我的心還是異常難受。
  
朋友的電話讓我很欣慰,離開家鄉來到異地去尋求發展,只願這裡能夠找到適合自己的一片天地。期間幾多辛酸,幾多坎坷,但是我有遠方朋友的祝福,這是我前進的動力。
  
樹下的幾位中年人依然在談論那天的驚心動魄,我走到跟前傾聽,痛楚更是氾濫如海。一瞬之間,有的人就相隔生死的彼端,他們還來不及和親朋好友說聲再見,就去往了天堂,殊不知天堂也有人間的思念。
  
其實這次爆炸不是天災,是人禍而為,拆遷的人如果有安全觀念,多一點責任感,按照規章制度認真執行,悲劇就不會上演。如果這個世界不再以經濟至上,而更多重視精神文明的發展,社會會不會更加進步;如果這個社會剔除腐敗,人間會不會時時處在光明的天堂;如果這個世間不再有邪惡與黑暗,人們會不會更加幸福而安康。也許願望永遠是好的,而現實總是殘酷的,難道這就是人生,在醜惡與美好的邊緣來回行走。

cheap ugg boots


Monday, 31-May-2010 09:01 Email | Share | | Bookmark
把不良的習慣刷新

愛人平時工作繁忙,應酬也很多,極少有時間在家陪孩子,也很少和孩子進行心靈溝通。

隨著孩子在一天天長大,漸漸地孩子需要什麼?想要做什麼?等等的事,孩子只會告訴我這個做媽媽的,而從不會對爸爸說。我深知這樣下去對誰都很不好,就常常勸愛人,叫他抽點時間多和孩子們溝通、溝通。可是不善於用言語來表達情感的愛人總是說“我又不是不愛他們,我只是把對他們的愛深深放在心裡”

聽聽,這就是一個中國眾男人的通病,總以為對孩子的愛放在心裡就是最好的愛。其實對孩子的愛,是要讓孩子知道的!

我當然知道愛人是和我一樣深愛著孩子的,可是由於父子三個很少接觸和溝通,不知不覺中父子之間的感情有了一道無法填平的距離,而且愈拉愈遠。

今天愛人休息,晚上沒有出去,就早早地坐在家裡看電視。兩個兒子見到爸爸在家,好像總是無所適應,不敢靠近爸爸,也不敢和爸爸說話。

平時兄弟倆調皮得像猴子一樣停不下一分鐘,今晚倒是一言不發。待做完作業後,兄弟倆想看電視,又不敢和爸爸爭台,也不敢玩什麼。活潑調皮的兄弟倆變得像木頭一樣只會呆呆地坐著,你望著我,我望著你臉上寫滿的是漠然的無奈。

大兒子終於忍受不了那種沉默不語生悶的氣息,靠近我悄悄對我說“媽媽,我們很不習慣爸爸在家裡”。悄悄的一句話卻驚異得我頓時啞口無言。

真的萬萬沒有料想到,只是因為一直來的習慣倒讓偶爾的不習慣把親情給冷淡。這時候我突然想起自己曾經對朋友說過自己不喜歡的一些事物,朋友就很認真對我說“既然有些人或事,你努力了還是無法改變什麼,就學會去適應吧”

於是,我把原來總想去改變而又一直無法能改變到的事物,開始去學著適應。只是當適應了這一切時,才知道自己把適應下來的事物,已經養成了了一種習慣。

如原本活潑開朗的自己,變得習慣了多愁善感後總是在一個人的時候拼命地想一些有關或無關的事;總是在為了一些自己無能為力可以解決得了的事情時,老是習慣著責備自己沒有出息……

不可否認有些事物如果真的改變不了時,慢慢適應下來養成一種習慣也是很正常的事。再說如果習慣了一種良好的習慣,那倒也是成就了一種良好的素養。但在適應的過程中,往往因為接受了原來就不想去接受卻不得不去接受的一切時,也就會在習慣中失去了原本的自我。

我們常常認為一切事物習慣了就好,可是真的是一切習慣了就是好的嗎?如果習慣了等待,那豈不會在因等待不到想要等待到的事物時架空了自己?

學會把原本不想去忘記的事物,習慣放在心裡,久而久之豈不是成了永遠無人能知曉的痛?因為習慣也將是意味著失去對新事物的欣然接受。 ——不良的習慣更多時是在吞噬我們的本性,熄滅我們生命中的熱情和活力!

今晚孩子的話,有如鐘聲,字字有力敲醒了我沉睡的心靈!

想起看過一個故事說有個搞科研的人做了一個實驗,把兩隻青蛙分別放進兩個鍋爐裡:其中一個鍋爐裡的水是沸騰著的開水也是停止了加溫的水;另一個鍋爐裡的水是冷水卻是正在加溫的水。放進沸水鍋裡的那隻青蛙一放進去就忍受不了沸水的熱騰,為了逃離熱鍋它拼命掙扎,經過一翻折騰後,它真的如願逃出了那個熱鍋;而那隻在冷水鍋的青蛙因為水是冷的,也就在鍋自由自在地享受著那麼份清爽的悠閒;但它不知道鍋裡的水隨著加溫,水的溫度慢慢在上升……當溫水里的青蛙發覺到水是沸騰時,卻已經沒有時間也無力容它去掙扎了,它終於死在溫暖中。

這個實驗告訴我們:沒有危機就是最大的危機,滿足現狀就是最大的陷阱;最安全的地方,往往是最危險的地方;最危險的地方,卻是最安全的地方!

人,在反常的情況下發揮出來的潛能,通常能把困境或厄運一挽救反而成就了一翻輝煌的事;同樣在自認為是安全或滿足於現狀的情況下,由於失去了警惕性或進取心,到災難真正來臨時,已經無力去反擊或拚搏。

當所有的人都想過上一種平淡的生活時,所有的人也就相信平淡是一種幸福! (相信平淡也真的是一種清淡的幸福)

但,如果生活中少了挑戰的日子,也就少了精彩的故事;如果生命中少了嗤嗤讓心有詩化般的感動,日子就會枯燥乏味。 ——試問天下有幾人會喜歡枯燥乏味的日子呢?

不要抱怨命運對自己的不公平,也許是真的有過不公平,但這不公平何嘗又不是成就自己的耐性或向命運挑戰的一種磨練?

不要長期沉醉在春天的溫柔裡,也要有經得起寒冬拷打的信心和魄力。

不要讓心靈長期的活在麻木中,也要給心靈常常澆水或曬曬太陽,讓它吸收新鮮的空氣。

把不良的習慣從今天起來個改革,變成既能有所適應更要有不定期刷新的力量。有挑戰的生活,才能品嚐到成功時的甘甜;有鬥志的人生才會充滿活力;生命中有源源不斷點燃著的激情,才會有追逐明日的憧憬……

性格的形成或許就是習慣的造就,別讓“性本善”的我們被壞習慣腐蝕。

中國有句名言叫“居安思危!”,無論我們是在處於哪一種情況下生活,只要我們心中永遠抱著“居安思危”的態度,以常常刷新自我變小變應出其不意的萬變,我們才有可能做到無論是生活在哪個環境裡,都一樣可以活出真我的風!


Monday, 10-May-2010 07:12 Email | Share | | Bookmark
街鳥

去年的每天早晨。你聽,天還沒亮,窗外,一聲接一聲的號便吹起來:嘰喲嘰喲嘰——喲喲,嘰喲嘰喲嘰——喲喲……聲音高亢嘹亮,令人振奮。那山坡上的,呼應著,嘹亮悠遠。側耳再聽,街上還靜靜的,“鳥鳴山更幽”,靜靜的街,靜靜的屋,再躺會兒吧,這種靜與悅太美了。嘰喲嘰咪嘰——咪喲喲,嘰喲嘰咪嘰——咪喲喲,那一聲“嘰”猛烈尖利刺耳揪心。哦,該起床了。多美的早晨,學習也行,鍛煉也行,或許該上班了,你咋還賴床呢?我一骨碌起來。窗外,聲音稍低的是:嘰喲嘰咪嘰咪嘰喲,嘰喲嘰咪嘰咪嘰喲……聲音短而清脆,輕鬆悠閒;伴隨的是“嘰嘰呀,嘰嘰呀,嘰嘰呀”的細而密的鳥雀聲;還有呢,你聽,像下雨,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嘰嘰喳喳,或者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遠一點,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小的聲音細密柔和,連續不斷;大的聲音悅耳響亮,時起時息;這場歌會中的領唱與合唱配合得和諧爽耳。上班了,走吧,不需留戀,每天都有的,一路都有的,因為整個街道的一旁都是呢。也不用去猜測識辨鳥聲,你只管一路享受就行了,或者你可以來點口哨應和,這清晨的街道會更美。

  傍晚,你下班了。回家的路上,街道一旁的楊樹里,梧桐樹里,全是聲音,是麻雀那歡鬧的活潑跳躍的聲音。跑上屋頂,我把頭伸進樹葉里,你便看到那在樹枝樹丫跳上跳下的可愛的麻雀;有時驚動了它們,它們就忽的從你頭上飛出樹叢去。我不知道世上還有那種鳥有這麼可愛!我最驕傲的就是能這麼近的聽鳥看鳥,哪有杜甫的“決眥入歸鳥”的難受呀!聽到這聲音,看到這小鳥,它讓你想到了你調皮的小孩時代,也讓你更加愛你的孩子,甚至想,我的孩子能永遠像這群小鳥這麼快樂,這麼可愛,這麼無憂無慮,那該多幸福呀!樹下是街道,早晨鍛煉的,傍晚散步的,都願意到這裡,來享受這一份快樂。就這樣,從春季一直伴隨到冬的來臨。

它們不理我,我也懶得理他們,我回到房裡。到了中午,我跑到樓頂上,電線上那群鳥沒有了。到了傍晚,又跑到樓上,他們沒有回來。我知道,它們不會再來了,從它們早晨的表情裡,我已猜到,它們到這裡,是來祭禱的,祭奠他們曾經美麗快樂的家園,祝禱它們的新家園不再因人的需要而被毀。
  
它們的祭禱是勇敢的。

記得那是我家兩棵大樹被伐的第三天下午,我們正在門旁捆樹丫樹枝。與我家隔牆的是一塊三四米寬的還未修房的空地,挨街邊是一塊十來平方米的空壩。我抬頭一看,我呆了。啥時候開始的?空地那邊的臨家欄杆上,密密麻麻擠滿了麻雀,密密麻麻地垮落在欄杆下的雨棚上,又密密麻麻地像箭頭射到那十來平米的空地上,那空地上,是密密麻麻的灰黑灰黑的麻雀,它們在空地上跳著,不停地啄著,但沒有平常那樣地吵鬧。我和妻子坐在凳子上,呆呆地看著,哪來這麼多的麻雀呀?就在我們身邊跳著,啄著,它們是要幹什麼呀?它們不怕我們傷害它們?我明白了,我對妻子說:“那是樹冠倒下的地方。”它們是來告別它們的家園的,或許它們要從家園裡搶走什麼,帶到另外的地方去,去建立一個新的家園吧。

那天,直到天黑了,我們才悄悄地回屋,自從發現它們的那一刻開始,我們不敢亂動,生怕驚擾了它們。我看不見它們了,它們什麼時候走的,我不知道。來的時候,靜悄悄的;走的時候,也是靜悄悄的。不過,我睡下時,心裡才砰砰地跳,它們也太勇敢了吧?要是被那幾個耍槍的好事者看到了,這一槍下來,就有多少麻雀不能在飛翔啊!幸好沒被人發現!

今天,它們來了,來了又走了,還是那樣靜悄悄的。從此,它們沒再來。它們走了,帶走了我那一份歡樂和幸福。我該到哪裡去找呢?我還能找到嗎?它們來幹什麼呢?是讓我用筆為它們吶喊點什麼嗎? 

推薦閱讀:
學會微笑,生活更精彩.
芙蓉花開又一年.
堅持八天就有驚喜的減肥大法.
恬淡,是禪裡開出的花.
環保離時尚有多遠?.
女人最在乎的性事有哪些?.
開心快樂生活.
記憶在午夜飄散.


Monday, 3-Aug-2009 09:38 Email | Share | | Bookmark
一個人的河流

一個人的河流


多年前,當我還是一個國小五年級的孩童,我還清晰地記得當時的情景,我與鎮裡幾個其它年級的學生,一同隨老師去縣裡參加全縣的作文比賽。六月的田野與村莊在清晨的露水與薄霧中散發著青草的氣息,一平如鏡的江水也在沒有散去的晨霧中茫茫一片。我們早早就上了渡船,船是那種溫暖、混合著鄉野泥土味道與嘈雜聲響的木製機帆船,彼此熟悉的村民親熱地打著招呼,拉著家常,關在籠子裡或扎著繩索的雞鴨也不安靜地叫過不停,而那些盛放在籮筐裡的瓜菜則安靜地躺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我無暇顧及這些,我小小而瘦弱的身子,趴跗在船舷上,內心充滿了難以名狀的激動與喜悅,我是個安靜卻喜形於色的人,我的眼裡放射出別樣的光芒。這是我第一次去縣城,去那個我神往多少次的神奇而陌生的地方,多少次,我小小的身影曾立在河畔,想像著遠方縣城的模樣,而今船兒就要順著這條河流載我去那遙遠的縣城了。江水準滑如緞,卻疾速東流至水天相連的地方,風倏忽吹過,淺黃色的江水不停拍打著船身,濺起一朵朵白色的水花,木船也在水波的蕩漾中一起一伏,我注目過千百次的河流氤氳著夢幻般的色彩。

當太陽終於從遙遠的樹叢後面升起來的時候,江面上的薄霧也在陽光的照耀之下漸漸淡去,偶爾吹來的一陣清涼江風,讓平靜的江面波光點點。在“隆隆”的機器聲與船工的吆喝聲中,船終於緩緩地駛離了渡口,駛向了河流深處,那些送行的人們,熟悉的村莊、田野漸漸也在我的視線裡淡成一抹遠影,這也是我第一次遠離這片生養我的土地,一種莫名的惆悵升騰在心間,多年後,當我終於離開了故鄉,流離在異鄉蒼茫的土地上,我才又一次深切地感受這種清淺的哀愁。很快,輪船就疾馳在寬闊的江面上,穿行在兩岸色彩的原野裡,河流給我展示了另一個奇異的世界,這些都是我未曾見過的美麗風景。間或一艘艘貨船與我們擦肩而過,船杆上掛滿了五顏六色的衣裳,在風中呼啦啦地飄揚,船板上走著船工與他的女人,經年陽光與江風讓他們皮膚黝黑而健康。遠遠的,又一艘高碩的客輪從煙波裡駛來,巨大的喇叭聲響徹在寬廣的江面上,船欄上站滿了人,他們有人向我們揮著手,輪船轉瞬又消失在浩渺的雲煙裡,河流要載他們到那裡呢?那裡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呢?一片又一片的金色麥田,在陽光下翻滾著耀眼的金色麥浪,星星點點的農人們在辛勞地收割著成熟的麥子,他們與我一樣去過遠方嗎?心間有一絲惋惜。江畔生滿了綠色的樹林,林間開滿了各色的花朵,一個靠在樹上的年輕女人,正低頭不語,她正想著什麼呢?直到至今,我還常常想起她,那時她有著怎樣憂傷呢?她現下還否記得那年的場景?還有一片風中搖曳的的蘆葦,無邊綠色的蘆葦飄搖在初夏的微風裡,幾只白鷺地蘆葦叢中起落,背襯著一方蔚藍一塵不染的天空,遠方巨大的白色雲朵飄浮在江面上,而遙遠縣城灰褐色的輪廓依稀可辨。



這是中國一條最著名的河流之一,這是我孩提時代一直所不知道的,只知曉它幾乎佔據了我所有的記憶與情感,養育著我的靈魂與身體。在我記事起,它就每日從我生長的村莊旁寧靜或咆哮著流過,每日枕著它的流水之聲入眠。

河流總如一個充滿誘惑的夢幻寧靜地橫亙流淌在故鄉的大地之上,是我童年一切歡樂與憂戚所在,我常常一個人坐在它的身畔,遙望著河流上的遠空,雲朵在變幻著不同的姿勢與色彩,青草一年又一年生滿寂寞的河岸,河流如斯流淌,在靜靜的流水聲裡,我常常對它傾訴著我小小的心事。遠天裡,飄來一艘艘白色的帆船,悠然行駛著,如雲朵一樣搖曳在秋日無垠的碧空裡,它們要駛向何方呢?又來自那裡?我小小的心裡貯滿憂傷。我曾摘下一把野花,丟失在河流中,野花歡快地隨水流向遠方,漸漸消失在我的視線裡。多少次,我沿著河流行走,越過一座座陌生的村莊、田野,淡藍色的炊煙裊裊升起,風漫過無邊的綠色原野,我要尋找著它的盡頭,河畔邊生滿了樹木,草叢間開滿了各色的小花,空曠處,一叢又一叢的野菊怒放出金黃的花朵與濃郁的芳香,可我沒有找到河流的盡頭,它逶迤在雲煙的深處。我常常想起一個叫志文的人,他是我學生時代最好的伙伴,從國小至高中,我們一直形影不離,他笑起來,細小的眼睛會彎成兩彎新月,說話有點結巴,卻性格與我相近。我們一樣痴迷著文學,每日放學歸來,我們總是這樣沿著河流行走,雖然已知道走不到它的盡頭,我們卻樂此不疲。河流蜿蜒地流過村莊,一路迤邐出美麗的風景,在河畔密密楊樹林的滿目綠葉間,鷓鴣會不知疲倦地唱出動聽歌聲,河畔邊,白鷺與魚鷗如雲朵一樣飄起落下,我們曾幸運地撿拾到一枚天鵝的羽毛,潔白、清盈。矢車菊、紫雲英、蛇果子開滿了樹叢間,我們聆聽著江風吹過樹梢帶來的渺遠聲響,會在一輪碩大的夕陽下,久久不肯離去,直至它緩緩墮入江中,留下漫天豔麗的晚霞,而“落霞與孤 齊飛“的句子常常從他口中涌出,更多的是我們寫著酸文,互相吹捧又互相諷刺,爾後哈哈大笑。

一年又一年,河流依然曲折流淌,只是江面上早已不見了白帆船,一艘艘機動船代替了它們,草灘也早已面目全非,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雜樹林、莊稼地。我是在這個十月又回到故鄉,秋天,鄉野一片金黃,無邊的落木在風聲裡蕭然落下,多年我已沒有回到故鄉,故鄉的記憶與情感讓我疼痛。我又這樣沿著河流行走,像當年一樣。志文竟一場失敗的婚姻而精神失常,舉家遷往了外地,我也早飄在遙遠的異鄉,十多年了,從此我再也沒有碰見他。



七月,河流一改往日平靜的模樣,它幾乎一夜之間就漫過了河灘,混濁的河水咆哮著拍擊著河堤。每年這個時節,總有人淹死在這無邊的河水中,河邊常常傳來逝者親人悲切的哭聲。河水讓所有的大人恐懼,讓所有的老人詛咒,制止小孩子們去河裡游泳是此時每個大人心頭的大事。

我卻在一個夏日的午後,與村裡的小伙伴國全偷偷跳進了江中游泳。我們先是在江邊沙灘上美美地吃上一只偷來的香瓜,香瓜又大又甜,我們幾乎連皮帶囊囫圇吞下,才愜意地脫光衣裳如一只魚一樣暢游在清涼無涯的江水中,我們腳踏著柔軟的江沙,在水中游著各種姿勢,又快樂地互相打鬧嬉戲。偶爾飄來的一葉扁舟,漁夫大聲地呵斥著我們上岸去,我們全然罔顧,驚訝地看著河水拍打著我的全身,又疾速流去,我從未與河流這樣親近,遠處的村莊、田野沒在夏日的濃蔭裡。盡興之後,我們才戀戀不舍地爬上岸去,赤條條地躺在江畔的草地上,讓冰涼過度的身體享受日光的溫暖。清涼的江風從河流深處徐徐吹來,江畔綠草如茵,各色美麗的花朵開滿了寂靜的河灘,翩翩的蝴蝶流連忘返,我沉睡在草叢裡,樹蔭在我的身體上投下斑駁的樹影,遠天,澄澈、寧靜,草野的幽香彌散在我的身畔。

國全本是村裡一個調皮的男孩子,聰明、可愛。只因一次偷了鄰家的錢,被鄰居當場抓住,便成了大人眼中的怪物,也成了小孩子們嘲諷的對象,那些嘰嘰喳喳的小姑娘,總是討厭地跟在他的身後,時時刮臉羞辱著他,直那他瘦小的身影逃進一望無際的莊稼地裡才作罷。像一只受驚的狗,上學每次看見她們,他都驚慌地躲藏起來,往日成天生龍活虎的他,也一日日沈默下來。我此時卻一點也不覺得他奇怪、可惡,對於我的友好,他黑瘦的小臉一直笑著,露出可愛、潔白的牙齒,他一點也不像一個小偷的模樣,喋喋不休地說過不停,笑個不停,他恢復了往日的模樣。

最後家人知道了我偷偷玩水事情,更為可恨的是我竟與國全鬼混在一起,得到大人嚴厲的懲罰與警告,與村裡所有的父母一樣,我被禁止與國全一同玩耍。我卻把家人勸告當作耳旁風,一如既往地偷偷與他玩在一起。我一直是個乖巧、聽話而文靜的好孩子,而國全給我展示了另一片歡樂的天空,他會帶著我去偷人家地裡的西瓜,炎炎夏日,我們躲在棉花地裡,任汗水浸濕衣裳,待看瓜人一轉身的瞬間,我們各自抱起一只西瓜撒腿就跑,留下看瓜人在後面大喊大叫,風聲在我們耳旁呼嘯而過,我們哈哈大笑,早已鑽進了密密的棉花林中,不見了蹤影。我也會跟著他釣魚,在夏日知了聲聲的河塘,我總是半天也釣不一條,卻驚訝地看著他釣起一條又一條的大魚。

不知什麼緣故,國全從此沒有改掉他偷錢的毛病,村裡人也沒有改變對他的輕視,在他十歲那年,他母親去世後,他便索性離開了學校,在社會上遊蕩,在派出所內進進出出,一臉的不屑。

為了將他管住,在他十八歲那年,家裡早早地就給他尋了一個遠近聞名潑婦的女兒,來將他管束,又早早地生下了孩子。

多年後,我回到了故鄉,總是看見他勞碌的身影,也許家庭的壓力,他早已改掉了偷盜的毛病,不到三十的年紀,皺紋卻早已爬上他的臉龐,木訥的臉上佈滿滄桑,總不經意間露出滿口被煙燻黑的黃牙。他的孩子彷彿是他當年的翻版,聰明、可愛,笑起總會露出一雙潔白的牙齒,也許這是他最好的安慰與生活的目的吧。

4

冬天,山瘦水寒,河水褪成一條細長的河灣,只留下一片潔白的沙灘與一片又一片蘆花飛舞的蘆葦叢。在這樣的時節,甚至匆匆回到故鄉,我總是獨自一人走向杳無人跡的沙灘,像多年前一樣。我會漫無到達站深入河灘深處,潔白、柔軟的細沙在我的足下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累了,我坐在一堆沙坡上,遙遠的北風揚起風沙撲面而來,天空碧藍,河水澄靜,白色的蘆花在蒼茫地搖曳,我總會想起心頭失落已久的悠悠往事,彷彿我的靈魂還丟失在這裡,彷彿時光還沒有逝去,多年的漂泊他鄉,只是長夢一場。那時,這一樣的風沙撲面,一樣的天空碧藍、河水澄靜,白色的蘆花在蒼茫地搖曳,而我只是一個不到五歲的孩童,我正隨母親、嬸嬸們去河對岸走親戚去,母親溫暖的大手牽著我柔軟的小手正穿行這片沙灘,邊正與妯娌們親熱地交談著,兩個堂妹哭哭泣泣,只有我像一個小小男子漢一樣堅持自己走完這漫長的路程。我們踏過一片又一片潔白的沙灘,又穿過一叢又一叢遍地叢生的雜樹林、蘆葦從,我甚至聽得見北風在我耳畔“嗚嗚 ”作響。最後,在冬日淒清的河流旁,我們又要乘一艘木船去對岸親戚家去,漆著黑漆、散發著濃烈桐油氣息的木船讓我眩暈,我偎依在母親溫暖的懷裡,安靜地傾聽著大人們交談發出的嘈雜之聲,還有船工劃槳的水聲。水波清洌,蕩起一圈圈碧色的波紋。我抬頭驚訝地看著頭頂升起那片白色的風帆,巨大的,像一只鳥在風中,展開它的羽翼。船兒漸漸駛離了沙灘,而生滿楊樹林,有著高在堤壩與密密村落的對岸漸漸在我的視線裡清晰起來,以後的記憶卻漸漸迷離起來,只斷斷續續記得親戚家懸掛在樹枝上發出明亮光芒的馬燈,還有堂妹們夜裡鬧著要回家去的哭聲,其它的記憶呢,已是一片空白。

二十多年的時光就這樣地逝去了,多種事情的耽擱,我卻從此再沒有踏上對岸的土地,時光風煙裡,母親、嬸嬸們早已是白發蒼蒼的老嫗,堂妹早已遠嫁他鄉、為人妻人母了,我卻總是這樣想著,哪一天,我還這樣,在這冬日的清冷中,走過這潔白的沙灘,再坐一坐漆著黑漆、散發著桐氣息的木帆船,聽著船夫們的劃槳之聲,水波清洌,蕩起一圈圈碧色的波紋,那該是怎樣一番景象呢?

在夢裡,我撐一枝青篙,劃入河流深處,去尋找童年的對岸,天空低垂,四野蒼茫,江水逶迤,我迷失在無邊的水流中,已找不到前進的路途,醒來,滿是滄然。......................................................


Monday, 3-Aug-2009 09:36 Email | Share | | Bookmark
選擇一種生活

選擇一種生活
重新選擇一種生活有多么的不易,左右為難時最折磨人心。生活並不是一個人就可以擇定的,大多數時候為周遭的人與事牽製著,無法選擇真正想要的生活。

理想近乎於完美,現實卻經不起推敲。浪漫情懷時時遭遇當頭一盆冷水。醒時冷清,醉時寂寞,如何安置我心。

徘徊,彷徨,去佛前求証因果,至佛前卻已忘記了來時初衷。祈禱?祈禱什麼?許願?許什麼愿?雙手合十,其實我只想這樣靜靜的跪在佛前,什麼也不用想,什麼也不用思。心靈如一潭清泉般澄澈。

心靈也需要有個寄托之所,不至於空落到無所適從。心靈中的一隅永遠封閉,那是自我反省之所。赤裸著面向無垠的時空,點點星光閃著冷眼,一切的一切旋轉著向前,只有心靈中聚集著熱度。是的,那裡可以是一座火山。有的人窮盡一生都不會噴發,將自己過早的沉埋。並不是誰都有勇氣噴發熱烈,毀滅掉原來的自我。廢墟上,有誰能重蘊一朵嬌艷的花朵。

艱難跋涉,跋涉在心靈的荊棘從中,刺是心靈中黑暗一隅長出的毒瘤。唯有自己能將自己傷得最透。重新選擇一種生活,在還沒有喪失信心之前。

做個勇士,明知生死之後,其實世間沒有什麼是可以害怕的。人都無法預料自己承受苦難的能力有多大。為了那一縷溫暖的陽光,長夜算得了什麼。不過是讓陽光更其光彩迷人。

藝術最接近生命的本真,讓生活成為藝術令人著迷。這到底有多難,或許唾手可得。總是過高或過低的估計某種可能性。真的能成為先知先覺,生活可能會毫無光彩。不可預知的神祕性勾起人無垠的求知慾望。如同開足馬力的機器,像那個未知行進,試圖了解真相。

不斷的解著一個個心結,越解越多。有一天感覺累了,不想解了。所有心結便消失無蹤。選擇一種生活,就是換一種消磨的方法。無聊是生命中驅之不散的魔影。不經意間他已襲上心頭,又要讓我用盡心思打發他走。

等待花開,還不如我自已開成一朵芬芳的花。

習慣了守候,在某天清晨醒來時,忽然想起“守株待兔”的事,心中笑說︰“這年代了,還犯這樣的低級錯誤。”這年代了,還犯這樣的錯,但誰又能說,這不是一種生活樣式。

想“抽刀斷水”的快意,不去想“水更流”的無奈。生命可以過得與眾不同。一樣的動作,兩樣的結局。放眼天下,更放眼古今,我們都是蒼穹下的一粒塵埃,而我只做快樂的那一顆。

一切終歸沉寂,熱烈時就盡情熱烈。生命因是七彩的,不通俗讀物過成灰色。.........................


[<<  <  1  [2]  3  4  >  >>]    [Archive]

© Pidgin Technologies Ltd. 2016

ns4008464.ip-198-27-69.net